官殇:书记吃肉,县长喝汤(图)
2015-08-25 14:09:15
  • 0
  • 5
  • 301
  • 0

邹平

  2015年7月,四川南充原副市长邹平因受贿罪、行贿罪等被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多位与邹平接触过的人士称,邹平看上去很温和,但他爱财公开而赤裸。蓬安官场至今有一段传说:邹平当蓬安县长时期的一次会上,时任县委书记发言,说县上某些领导过年过节就背着包在县委到处转,就是希望大家给他送钱。这话针对邹平,没想到邹平随即顶了回去:书记,你吃肉我们还是要喝口汤撒。

  这样的话居然是一个县长在公开场合说的?即便是现在,听后也不仅仅是震惊了!

  如今,那位吃肉的县委书记已被法办了;喝汤的县长也进去了;那些添柴加火和分到一杯羹官员又会怎样呢?

  案卷资料显示,邹平不但收商人的钱,也收官员的钱。邹平案中,在11宗被法院认定的涉官行贿案例里,大多写着“在工作和任职等方面提供帮助”。这在蓬安官场人士看来,就是“卖官”。

  黄成立,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14次送给邹平共计12万元。这期间黄从蓬安县政法委书记变为县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2011年12月又当上县人大主任。

  陈鹏泉,2003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13次送给邹平共计16.5万元。这期间陈从蓬安县办公室主任陆续升为副县长、县委副书记,2011年11月当上蓬安县政协主席。

  林克贵,2007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10次送给邹平共计13.5万元。2011年12月林从蓬安县委办公室主任升为县政协副主席。

  刘学列,2007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6次送给邹平共计8万元。这期间刘先从蓬安县财政局副局长升为局长,2011年12月又当上县人大副主任。

  翟社伦,2007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9次送给邹平共计9万元。这期间翟先任蓬安畜牧局局长,后任环保局局长,如今是交通局局长。

  曹轩,2007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10次送给邹平共计15万元。这期间曹任蓬安发改局局长。

  杨荣,2008年至2011年期间先后5次送给邹平共计10万元。这期间杨任蓬安国土局局长,2012年3月到南充市国土局任纪委书记。

  韦应刚,2008年至2013年期间先后8次送给邹平共计11万元。这期间韦先任县委接待办主任,后任环保局局长。

  2010年12月的一天,时任蓬安县房管局局长陈爱民通过他人约邹平之妻吃饭,请求时任蓬安县委书记的邹平不调整其房管局局长的岗位,饭后送给邹妻1万元。后陈爱民成功留任。

  2012年春节后一天,官员陶伟通过邹妻送给邹平3万元,感谢其对工作和任职的关照。此前不久,陶伟刚从蓬安副县长调任阆中市委常委、工业园区党委书记。

  法院还查明,2013年5月的一天,邹平通过妻子收受了张诗积所送的“手把玉佛”一块,价值1.3万元,原因是时任南充副市长的邹平帮张诗积的儿子当上了阆中市文物局副局长。

  一起来看看行贿受贿的慨念和相关的处分规定。

  受贿罪: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的,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的,是受贿罪;立案标准是5000元;量刑一般是收10000判一年,比如收10万元没有从轻情节的话,可以判8-10年,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的甚至可判死刑。

  行贿罪: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财物的是行贿罪;立案标准是10000元;量刑一般情节是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或者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5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由此可见,行贿受贿的处罚基本上是一样的起点和差不多的惩处。那么,为什么在具体的案件办理过程中会只处理受贿的官员呢?这无论从法律角度和公平角度来看都太不合理。就拿蓬安县这个案件来说吧,不但向邹平行贿的商人最终多没被追究刑责;而且上述名单中杨荣、陈鹏泉、曹轩、翟社伦、陈爱民还是原职;韦应刚实际上已降职,官网资料尚未更改;黄成立和林克贵这两个政府官网撤了简历的官员,已受到处理,但未进入司法程序。更搞笑的是,在南充市委书记李仲彬提出的《深刻汲取教训、净化政治生态、重新塑南充形象》的专题学习讨论中,曾涉邹平案的县政协主席陈鹏泉发言“净化政治生态,我们要‘铸起魂’,解决好总开关的问题;要‘带好头’,做知行统一的标杆、言行一致的楷模;要‘用好人’,解决能上能下的问题;要‘执好纪’,靠纪律解决干部麻木的问题”。

  像陈鹏泉这样的“两面”官员真的让人无语了!

  面对买官卖官顽疾,中央高层历来态度明确:“让卖官者身败名裂,让买官者‘赔了夫人又折兵’。”这确实是治理买官卖官的一个有效途径。但是,从蓬安县这一案件的前前后后,让人感到潜规则下的“蓬安县政治生态”环境是怎样的一种“和谐”。而类似的官场生态不独蓬安县特有,在县级官场的确是不可忽视普遍现象。

  让人痛心!

  从蓬安县集体腐败的现实中,我们看到,县域买官卖官已成痼疾。那么,在现实反腐的高压之下,相关的治理和规范就决不能停留在法不责众的狭隘思维和官场潜规则的制约中。否则的话,书记吃肉,县长喝汤,众人分羹这一官殇,必然让我们走向万劫不复的无底深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